您所在的位置: 杭州市宣传网>文明杭州
 
红色的、金色的,这些“小件行李”格外有分量
2020-01-22 09:22

这个春节,6年没回家过年的他想把4天掰成8天来过



“还有7天。”前天上午,吴伟望着窗外发了一小会儿呆,又低下头掰着手指数了数日子,口中喃喃道,“女儿又拿了奖状,儿子都会跑了,爸妈总说等我回家吃饭,老婆一个人太不容易了……她责怪我,我心里反倒是开心的……”

吴伟期待的是1月27日,农历庚子年正月初三,这一天,他终于可以回家和亲人团聚了——之前的6个春节假期,他都没能在家里过。“再过7天就能回家过年,想想就开心。”吴伟兴奋的表情和他身上的警服形成了颇为有趣的反差。

“修电脑的”转行做狱警,他不觉得自己“傻”

吴伟毕业于浙江科技学院,曾做过6年的IT行业。说起自己以前的工作,他这样概括:“就是大家常调侃的‘修电脑的’。”2013年,吴伟参加了公务员考试,顺利成为杭州市南郊监狱的一名基层狱警。穿上警服那天,他儿时的“警察梦”终于圆上了。

从写代码的IT男转行成为管教犯人的监狱民警,和其他从警校毕业的同事相比,吴伟打一开始就觉得自己似乎有点“业余”。“很多服刑人员的社会经验丰富,都是老油条了。我跟他们讲道理,他们看我是个小年轻,根本就不搭理我。”吴伟说,有些犯人因为各种原因,改造态度比较消极,甚至会出现对抗管教、打架斗殴的情况,这让刚接触管教工作的他感到颇为棘手。

不过,这种棘手感只是暂时的。有一次,监区收押了一名因盗窃而“三进宫”的服刑人员,年龄比吴伟大好几岁。“第一次和他沟通时,他都不拿正眼看我,更别说听我的管教了。”吴伟回忆。没过几天,这个“瞧不上”吴伟的服刑人员就和其他人打了架,吴伟赶到后,将两人叫到一起,询问冲突情况。原来,是其他人因为鸡毛蒜皮的事情先挑起了矛盾,双方推搡之后,那名“三进宫”的服刑人员便动了手。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吴伟公正地区分了双方的责任,并对两人进行了教育。

“我之前那样对你,你不怪我?”那名服刑人员很疑惑,他以为吴伟会借这个机会,给他一点“苦头”吃吃。

“不怪你,这就是我的工作。”吴伟说。其实,他已经了解到,这名服刑人员从小被父母遗弃,跟着爷爷奶奶长大,因为觉得人生灰暗,才开始自暴自弃。初次相见时,他以为吴伟就是个刚从警校毕业的愣头小子,想给吴伟一个下马威,没想到吴伟会用公正、温情的方式对待他。“你的人生才走了一小段,只要肯靠自己的双手劳动,一定能在社会上找到立足之地。”吴伟教育道。

在吴伟的经常关心、时时帮助下,5年后,这名服刑人员刑满释放。一次偶然的机会,吴伟在“外面”与他重逢。他告诉吴伟,自己已经有了正当的工作,还找到了女朋友,以后会好好生活。

身上的警服穿了近7年,吴伟听说,大学同学中,有人已经成了某些互联网企业中的中流砥柱。放弃IT行业,选择做狱警,在有些人看来,这么多年仍然坚守在一线的吴伟似乎有点“傻”。但是,吴伟本人却不这么认为:“监狱民警有点像‘灵魂改造师’,每一个进来的人都有向善向美的机会,我就想把这种改过自新的机会交到他们手里。改造好一个人,也许就是挽救一个家庭。”

家不远却难回,一通视频电话曾让他心酸

鹅蛋脸、小眼睛、板寸头,加上个头不高,吴伟若是脱下警服换上便衣,就和每天坐地铁上下班的小年轻没什么两样。走在人海里,他就是一个“路人甲”,甚至很难一眼认出他来。可能也因为这个缘故,吴伟的老婆都曾抱怨过:“你呀,就是一个普通人,照顾好家里不就好了?”

可吴伟是怎么做的呢?这些年来,轮到执勤时,他都是清早6点起床,7点进监区,24小时在监区里值守。要是遇上周末值班,他可以72小时守在高墙内。正因如此,吴伟的手机里经常堆满了未接电话和未读消息。“对我来说,监区是一个比家还要熟悉的地方。”吴伟略带歉疚地说,“说起来,对于家庭,我心里有愧啊……”

每年春节排值班表,这在很多单位、部门都是一件不那么好摆平的事情。有的人家在外省,有的人父母身体不好,还有的人小孩刚刚出生,各种特殊情况、各种回家需求,都需要再三权衡。对于排班这件事,吴伟的态度和大多数人相反,每次不等排班表出来,他都会主动提出让其他同事先挑时间,剩下的班就是他的。“我的老家在丽水庆元,回趟家不算远,让外省的同事先回家,我可以等其他假期再回。”就因为这句话,吴伟每年春节都选择留下值班,一值就是5个春节。

去年的情况有些不一样,吴伟和同事前往边远地区,参加了为期一年的援助工作,大年三十也没法回家过。那天,吴伟请了一个小时的假,给家里打了一通视频电话,通过屏幕,他看见远在老家的妻子和父母正在准备年夜饭,甚至还能听见老家屋子外头有小孩放炮仗的声音。

“儿子,你吃饭了吗?今晚准备吃什么?不要凑合啊……”母亲问道。

“宝贝,叫一声爸爸。”妻子抱着儿子,指着摄像头说,“爸爸正在很远的地方工作。”

女儿一蹦一跳地抢过手机问道:“爸爸,你到底什么时候休息?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呀?”

全家最不善言辞的父亲一直出现在取景框的边缘,一言不发,却始终直勾勾地看着视频中的吴伟……

“这是我打过最心酸的一通电话。”吴伟说,当时,他连祝福的话都没多说几句,就把电话挂断了,“再多说几句,我的眼泪就忍不住了。”

今年家里的年夜饭,吴伟还是赶不上,值班表上,他大年三十得值班,正月初三开始休息。同事体谅吴伟这么多年没回家吃年夜饭,主动和他换班,被他拒绝了:“习惯了,初三再回去,一样的。”

多年攒下的荣誉,是他给家中长辈准备的“年礼”

正月初三休息,正月初七正常上班,4天假期有点短。“4天时间,我想掰成8天来过。”吴伟笑着说,“正月初二晚上下班我就往老家赶,争取多在家待一会儿,哪怕多几个小时也是好的。”

距离回家的日子还有7天,吴伟的行李却早已收拾停当。行李箱里大多是给家人的礼物,吴伟自己的东西只有一套换洗衣物。

“这是给爸妈的围巾、保暖内衣、理疗袋,他们年纪大了,比较怕冷……”

“这是给老婆的围巾和手工钥匙包。她一直想让我亲手给她做一个,说是这样才有爱……”

“这是给孩子们的玩具积木,我女儿、儿子都长得特别快……”

有一些礼物,格外扎眼——红色的本本和金色的勋章。“都是我这些年获得的荣誉证书和功勋章,这次我也要带回去给家人看看。”吴伟说,他的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都是农村里最朴实的老人,他们只知道他是一名狱警,却不知道狱警每天都要干些什么。老人们担心吴伟的安全,总是在电话里叮嘱他“注意安全,凡事要保护好自己,不要受伤,不要和人起冲突”。无论吴伟每次在电话中如何劝他们放心,下一次通话,老人们依然会重复那些唠叨。

“我把荣誉带回家,就是想让老人们知道,我在这里很好,组织很肯定我。”吴伟说,“也许,看到这些荣誉,他们会更放心一些,我也就更安心一点。”

一堆红本本中,有一本最为特殊,因为这本荣誉证书是由吴伟的女儿“签发”的,授予的荣誉称号是“好爸爸”——这是去年回家探亲时,女儿亲手“颁发”给吴伟的。当时,女儿告诉吴伟,她的警察爸爸是最好的爸爸。“哎,我陪女儿的时间这么少,她还觉得我是好爸爸。等有空了,我想带她去一趟海边。”吴伟说,这就是他2020年的目标之一,他一定会争取实现这个目标。

大年三十又得在监区过,吴伟有些话想对家人说。“我想对老婆说‘我爱你’,希望老婆越来越年轻,越来越漂亮,这些年辛苦了。希望孩子们健康成长,父母身体健康,姐姐姐夫事事顺心……”不太善于表达的吴伟一口气将对家人的祝福像相声贯口般全说了出来,说完还有些腼腆,“我家人能看到吧?”

这个除夕夜,吴伟会和许多像他一样没法回家吃年夜饭的同事一起,一如既往地坚守在高墙内,见证服刑人员的改造之路。而在内心里,谁能不想家呢?“今年回老家,挂灯笼、放烟花、包饺子、走亲戚,能做的都做一下吧,好好体验一下年味。”下班了,吴伟更显轻松——距离回家的日子又近了一天。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通讯员 楼宇 记者 王艳颖/文 李玉萍/摄 编辑:王洁
 
动态信息 更多 >
· 市委市政府举行新春团拜会
· 全力以赴做好防控工作 确保人民群众生命安全
· 市委常委会召开会议传达学习中央有关重要会议精神
· 西湖区与西湖大学开展全面战略合作
· 本年度“春风行动”市本级捐款总额创历年同期最高
· 杭州海外联谊会在深举行2020年迎春团拜会
· 我市积极开展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防控
· 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
· 杭州打造科学扶贫新典范
· 省考核组来杭考核美丽浙江建设和“五水共治”工作
扮美生活 年宵花俏
流光溢彩运河畔 火树银花迎新春
鱼跃人欢 湘湖年味
版权所有 2006 中共杭州市委宣传部主办
CopyRight © www.hzxcw.gov.cn  建议浏览分辨率1024×768 IE 6.0以上
联系电话:0571-85251618  E-mail: xcbxm@hangzhouit.gov.cn

浙ICP备07500146号-5

浙公网安备 330105020006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