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杭州市宣传网>文明杭州
 
飞奔的“黄龙单王”:我可能是杭州被测温最多的人了
2020-03-26 09:09

想好的赚钱大计泡汤了,还要不要留在杭州“折腾”?人家看到自己的工作服就躲,这份心酸该怎样排解?



上周末,袁进回到了四川老家,昨天给他打电话时,他说还要在家待上一段时间,好好陪陪家里人。

上次见到袁进是在2月底。“我叫袁进,不是缘分尽了的‘缘尽’。”初次见面,他用这样的方式介绍自己,“我喜欢拿自己的名字调侃,我的网名就是‘我姓袁却与你无缘’,哈哈哈。”

这是个又高又瘦的小伙子,皮肤黝黑,刘海刚好盖住眉毛,看上去挺内向,但相处得熟了也挺能聊。袁进是个从业2年的外卖骑手,以拼命著称。他所在的站点有近百名骑手,而他长期占据着接单榜首的位置,人称“黄龙单王”。去年年底,他还以单日配送超150单的业绩打破了杭州纪录。

袁进本打算春节期间留守杭州,他的想法很简单:“过年同行少,可以再赚一笔。”从大年三十起,他坚持每天接单,没有休息,可是,之后一个月的日跑单量显示出的却是一条令他始料未及的曲线,他的心情也因此坐了一回过山车。

几何题 既被需要又被嫌弃,这个“心理阴影面积”怎么求?

在杭州做外卖骑手2年有余,袁进算是摸索出了一套自己的工作方法,所以跑单量还不错。“腊月是外卖的高峰期,我们黄龙站点每天都爆单。”那阵子,袁进每天从早上8点干到深夜,情况好的话可以跑上百单,“忙,但是很有冲劲。”

这样的工作量让袁进决定春节期间也留在杭州。“我和家里说,想留在杭州值班。”他说话很直白,“赚钱嘛,不嫌多。”然而,就是在春节这个节点上,新冠肺炎疫情来袭,打乱了所有人的生活,袁进的赚钱大计自然也乱了节奏。

起初,袁进对疫情没什么概念,每天只顾埋头送餐。春节前几天,站点突然开始给骑手配发口罩,并要求他们每天定时给电动车和外卖箱消毒,这让袁进有些不适应。“那会儿,我就是觉得戴着口罩不透气,跑一趟楼梯就开始喘。”他说,真正意识到情况不对头,是在除夕那天,“我白天取餐的时候听说,有几家饭店本来年夜饭提前一两个月就订满了,但到了大年三十当天,陆续有客人取消了订桌。”

骑手们和餐馆服务员聊天时,大家都担心疫情会影响餐饮生意。果不其然,正月初那几天,外卖订单数量锐减。“正月初二那天下大雨,经验告诉我,当天订单会多一些。”然而,袁进失算了,“跑了一天才二十多单,还没平时一个饭点的单子多。”订单量持续下降,直至跌到个位数,骑手们都陷入了无单可跑的困境。唯一能让他们稍感安慰的是,大家总算能一起在宿舍做点吃的,不用避开饭点吃外卖了。

正月初七,袁进的内心充满期待,往年,餐馆都会陆续重新开张,订单量也许会因此回升。然而,左等右等,袁进等来了小区陆续实施封闭式管理的消息。到了2月4日,袁进听说好些同行在送餐时被拦住了。“那时候我才知道,杭州所有小区都封闭了。”

袁进从没有见过小区封闭后那样空荡荡的杭州城,一时间,他难以适应。“马路和大厦都在,车和人却没了。”他说,做骑手本来就挺孤独的,每天就是和各种包装盒打交道,说得最多的话是“外卖到了”,“平台实行无接触配送后,餐馆把桌子横在门口,我们取外卖后赶到订单上的小区门口,将外卖放到另一张桌子上,几乎看不到人,心里更空了。”

人见不着,客人催单却比以前更紧,尤其是超市的订单。“有客人不敢下楼,非让我把东西送到家门口,可小区又不让进。我心里憋屈,但也能理解。”让袁进不太能接受的是,因为每天在外跑单,骑手们被当成了“危险人群”,“虽然没人明说,但我能感觉到,人家看到我这身衣服,就会本能地躲远一点。哎,有时候觉得挺心酸的。”

父亲劝袁进别折腾了,老实回家待着,袁进没答应。虽然那种既被需要又被嫌弃的感觉令他矛盾,但挂上父亲的电话,他依旧骑车上路。“如果大家都不跑,这些单子谁来送呢?”

计算题 一天测温上百次,不断往返中,心与心的距离拉近了多少?

面对小区封闭式管理,骑手们都有一个适应的过程。最开始接受测温时,袁进总觉得人家拿测温枪指着自己额头不太礼貌。“当时觉得疫情没什么大不了,测温好像很多余。后来,我渐渐明白,面对疫情不能掉以轻心,人家是职责所在。我做外卖骑手,当然也想证明自己是健康的,让所有人都安心。”他说。

袁进的微信好友中有很多同行,以前,大家只聊工作,比谁跑单多,拼的是数据。然而,到了2月,在微信群里分享故事的人越来越多,比如,有人解救了困在家里的宠物,有人收到了老奶奶送的糖。“都挺感人的。”袁进说,送餐这么久,他以前讲不出什么故事,“但这一个月下来,值得聊的太多了。”

袁进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给一位住在求是新村的独居老大爷送餐。老大爷八十多岁了,第一次给他送完餐,他的儿子就联系了袁进,说是因为小区封闭,没法回去照顾老爷子,问袁进能不能每天给老爷子送一顿午餐。袁进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之后每天的11点多,他都会赶到离老大爷住的那幢居民楼最近的护栏边,把餐递到老大爷手里。

最有意思的是做公益。“以前觉得自己和公益没啥关系,谁知道第一次做公益,居然是为了我们最害怕的人。骑手最怕什么人?当然是交警啦。”袁进说,平时,骑手们在路上跑,远远看到交警制服,心里就会“咯噔”一下,“那段时间,看到交警为了疫情防控迎难而上,非常辛苦,我们站点就和爱心餐馆一起为他们改善伙食。我和其他5个外卖小哥,每次送80份爱心餐,连着送了好几天。现在,我看到交警都觉得亲切多了。有些事做成了,真觉得自己挺酷的!”

时间很快到了2月下旬,袁进感觉到,杭州正在慢慢恢复元气。“开门的餐馆越来越多,写字楼里开始有人打卡上班,我也能凭健康码进小区了。最直观的感受就是订单量慢慢回升,我是越跑越有劲。”到了后来,面对原本觉得不礼貌的测温,他是测得越多越开心,餐馆、商场、写字楼、小区,他在这些地方都接受过测温,“有一天跑了五十多单,测温上百次,站长和我开玩笑,说我可能是杭州被测温最多的人了。”

自选题 回到杭州要继续做“单王”,给商家和客人一个大大的笑脸!

2月20日,有一家很火的奶茶店重新营业了。“我接了第一单,两杯奶茶送小区。”袁进记得很清楚,他刚确认取餐,客人就打赏了他10元钱,“我都震惊了,赶紧联系客人,问是不是按错了。”

电话那头是一个小姑娘,听声音挺激动的:“没错的,等你接单好久了。我要喝奶茶!加油,冲啊!”

挂上电话,袁进笑了。“我知道,大家等太久了,都在等这座城市恢复原来的样子。”当时,袁进就想,要和大家一起再坚持一段时间,等疫情彻底结束,他一定要摘下口罩,给所有商家和客人一个大大的笑脸,“我相信,大家也会给我一个大大的好评。”

之后的一个月里,袁进依旧每天穿街过巷,不知疲倦地送着外卖。不间断的飞奔中,他发现了城市里的变化:往写字楼送的订单越来越多,重新开张的餐馆也越来越多;站点的同事从春节期间值班的二十人,增加到了六十多人;越来越多的小区允许外卖骑手凭健康码入内送餐,他可以将餐点送到客人手上,而不是放在门口的桌上。“虽然把餐放在小区门口更省时省力,但我还是更愿意把餐交到客人手上,不会丢,不会错,更放心。”袁进说,一切都如他希望的那样,城市离原来的繁华越来越近,他自然跑得越多越开心。

近些日子,袁进最忙时一天跑了六十多单,跑单量比一个月前翻了一倍。不过,这也没能挡住他想家的心。上周末,他向站点请了假,回家去了。“一切都好起来了,我更加明白了家的珍贵。”当然,杭州他是一定要回的,回杭时间大致定在4月中旬,“等我回杭州,天也暖了,花也开了,正是最美的时候。到那时候,我还要做‘单王’!”

阅卷人评语

网友“汤小宁”:真的感谢外卖小哥。小区封闭那几天,就想吃各种东西,蛋挞、炸鸡、寿司……都是外卖小哥送来的,是他们让宅在家的日子有了点盼头!

网友“狼行千里吃肉”:每天要接触不同的人,还要不断地奔走,外卖员一直挺辛苦的。他们能理解我们的需求,尽量准时送达,我们也应该体谅他们,多给他们一些温暖。

网友“proposal180”:对于我们这些来杭州打拼的人来说,亲人不在身边,饿的时候真的喊妈都没用,全靠外卖小哥把吃的送来。其实,这些陌生人已经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了。

网友“资深吃货”:大家不觉得外卖小哥的数量、业绩和城市的活力是成正比的吗?小哥们全都回来接单了,也就说明我们的城市从疫情中恢复过来了。

阅读更多故事,查看更多评论,请关注杭州日报官方微信。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记者 杨子健 文 杨子健 廉笑尘 摄 编辑:王洁
 
动态信息 更多 >
· 2019年杭州服务外包出口创历史新高
· 授予王水英等同志“市优秀共产党员”称号(第一批)的决定
· 市政府召开党组会议和常务会议
· 杭港高端服务业示范区正式启航
· 2000本民情日记为“两战全胜”找准突破点
· 抗疫“大考” 汇聚城市力量与品格
· 杭州29个在建快速路项目全面复工
· “一地一码”给“数字治理”再加码
· 杭州开启“3.22世界水日、中国水周”主题活动
· 开学前 所有学生必须领到健康码
黑山顶上金花开 味道山乡迎客来
大治河排涝闸加速复工
杭州29个在建快速路项目全面复工
版权所有 2006 中共杭州市委宣传部主办
CopyRight © www.hzxcw.gov.cn  建议浏览分辨率1024×768 IE 6.0以上
联系电话:0571-85251618  E-mail: xcbxm@hangzhouit.gov.cn

浙ICP备07500146号-5

浙公网安备 33010502000654号